葛城美里

NERV

作战部长

因为不忍真嗣一人独自生活而申请他的监护权,并一起生活,性格豪迈爽朗,粗枝大叶,生活习惯也是奇差无比。平时酷爱喝啤酒,且为豪饮。在家里随处可见啤酒罐。不擅家务,在真嗣入住后便将一切家务都推给了他。不愧为NERV作战部长,猜拳也以23胜5败的骄人战绩战胜了小真。

美里其实是第二次冲击的南极考察队唯一生还者,她的父亲在冲击爆发的时候把唯一的救生艇让给了她,自己胸前的伤疤和父亲留下十字项链就是那时留下的全部东西。随后美里为南极打捞队所救,在为期两年的打捞进程中被安置在打捞船上的某房间中,后回到日本。年幼的美里患上失语症,三年间没有说过一句话。随后就如赤木律子所说,重新开口的美里仿佛是想把三年间没说的全部说回来,变成了一个十分聒噪的人。后来因为察觉到自己对父亲爱恨交加的感情,认为自己不能过正常人生活的美里与大学时代的情侣加持良治分手,并加入NERV。

在整个故事中美里的位置之重完全不亚于明日香和丽,她对真嗣的重要性是整部作品中最重的一个,与真嗣相似的她也许是出自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,我们可以发现,是她一次次把真嗣带出低谷,她就像母亲一样关怀着真嗣,她用她的成熟来默默的支持着真嗣,也同样埋藏着她心里那份也许有些不切实际的感情,历经第二次冲击的她有着明日香所不具备的成熟与坚强,也有着丽所无法表达的丰富感情,作为整部《EVA》最真实的角色之一,临终前她的吻与第二绫波一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